首金网被爆大股东另有其人,背后两股东竟是“老赖”

蓝鲸财经 2019-03-04 21:49

简介:闻文网_闻文信息港(www.weiwebs.net)讯:最近,号称国资系平台的金融博士陷入兑付危机并宣布退出,再次引发外界对网贷行业国资背景含金量的关注。在此之前,菠菜理财因宣传国资控股平台而被上海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10万元。

闻文网_闻文信息港(www.weiwebs.net)讯:最近,号称“国资系”平台的金融博士陷入兑付危机并宣布退出,再次引发外界对网贷行业国资背景含金量的关注。在此之前,菠菜理财因宣传国资控股平台而被上海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10万元。

实际上,近几年“国资系”标签被滥用的问题很严重。近日,有业内资深人士向互金商业评论透露,曾经自诩国资背景的首金网实际上“水分”很大,其两名幕后股东皆为“老赖”,其中一名是近期深陷困境的秋林集团实控人。

实际控制人是谁?

公开资料显示,首金网隶属于北京首金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首金网成立于2014年8月11日,法人代表周健,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共8个企业法人股东,分别是北京华夏通宝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持股30%)、北京汇信基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5%)、首金商(北京)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5%)、北京服务新首钢股权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0%)、北京北金融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10%)、顺泽控股有限公司(持股8%)、北京瀚华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持股7%)、北京市农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5%)。

企查查资料显示,首金网最终受益人为周健,持股比例为6.48%(加权计算)。

但真实情况果真如此吗?

商评君注意到,首金网在中国互金协会信披系统披露的内容显示,实际控制人一栏为“无实际控制人”。

另外,首金网披露的5位董监高信息显示,常务副总裁戈矛锐,但支付金融产品研发工作;首席技术官崔智坤则主要负责技术工作;副总裁王宁主管市场品牌工作;监事长历晓媛未在首金网任职。职位最高的是董事长兼总裁周健,其工作经历显示,曾在工商银行工作,管理经验丰富。

从上表不难发现,首金网披露出来的高管,更多的是职业经理人,并非公司实际控制人。唯一可能是实际控人的董事长兼总裁的周健。

但值得玩味的是,首金网工商资料中的主要人员信息显示,周健的职位是副董事长,的职位是董事长,李凌的职位也是副董事长,而史玉华的职位则是董事长,平贵杰的职位是监事会主席。从字面意思不难理解,周健的职位与李凌平级,比史玉华的职位要低一级。

对此,首金网工作人员向商评君表示,首金网股东数量多达七八个,且都是企业法人股东,没有一个人持股超过50%,股东持股数量较为分散,因此没有实际控制人。

两股东竟是“老赖”

不过,首金网复杂的的企业关联图谱也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

其中,首金网监事会主席平贵杰,其公开身份是A股上市公司秋林集团(600891)的副董事长,还是多家黄金、珠宝公司的股东。

商评君注意到,2018年9月1日,“中小企业融资在当前金融环境下的机遇与挑战”座谈会在顺泽集团总部顺利召开。首都金融服务商会副会长马靖、常务副秘书长史玉华,顺泽控股董事长平贵杰、副总裁历晓媛、民生银行投行处盖娜、光大银行北京分行小微金融业务部胡晓媛、广发银行北京分行私人银行部胡丽娟、北京银行小企业事业部副总经理段红立等20余加单位席了本次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这也从侧面反映,顺泽控股与首都金融服务商会的关系。另外,顺泽控股的董事长平贵杰、副总裁历晓媛两人是合作伙伴,且分别担任首金网的监事会主席和监事长(工商信息)。

企查查资料显示,首金网关联人风险共3条。其中,史玉华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强制执行,执行标的3200万元。为此,北京市海淀人民法院强制冻结北京北金融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京津冀协同票据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15%的股权,并对该部分股权公开拍卖。

平贵杰担任法人代表的北京和谐天下金银制品有限公司因逾期未偿还北京亚联财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贷款本金1370万元到期未还起诉,由于被执行情况全部未履行,平贵杰目前已被列为失信执行人,同时被列入限制消费人员。

可以肯定的是,史玉华背后的“北京北金”、平贵杰背后的“顺泽控股”直接持有首金网股份,两人均为首金网股东。为此,商评君向首金网相关人士询问,该人士承认平贵杰为公司股东,但未透露持股比例。

霉运当头的秋林集团

同花顺个股资料显示,平贵杰是秋林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高达25.21%(加权计算)。

百科资料显示,秋林集团是一家百年老字号企业,创建于1900年,先后由沙俄资本家、英国汇丰银行、日本商人、和前苏联政府经营,1953年10月有偿移交我国。秋林接收经营后,为适应市场经济需求,除百货、食品业务之外,先后涉足黄金珠宝,并成立秋林广告、秋林经贸公司、首佳小贷、秋林基金,并出资1亿元投资吉林龙井农商银行(持股20%),秋林宏润核装智能制造公司。

不过,秋林集团近几年净利润持续下降。2015年净利润2.34亿元,2016年净利润2.05亿元,2017年1.64亿元。1月31日,秋林集团公告称,预计2018年1-12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变动值为-7600万元至-9200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变动幅度为-47%至-56%。

据此计算,秋林集团2018年净利润在0.72亿元至0.88亿元之间。如果不出意外,秋林集团2018年净利润虽大幅下滑,但仍保持在盈利状态。

然而,刚过完春节的秋林集团似乎正霉运当头。

2月28日晚,公司先是发布了一则涉及诉讼的公告,秋林集团曾为滨奥航空一笔5亿元的信托贷款出具《担保函》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因该笔款项逾期未还,公司作为第四被告人被渤海信托起诉。目前,秋林集团及其他被告已经被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冻结存款5.05亿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财产。

在此之前,秋林集团还陷董事长失联风波。

2月13日,秋林集团发布公告称,该公司颐和黄金、天津嘉颐和黑龙江奔马三大股东的全部股权被天津市公安局司法冻结。2月15日秋林集团再度发布公告称,“第一时间尝试与上述股东及相关领导联系,但尚未与相关领导董事长李亚、副董事长李建新取得联系。”

2月18日,上交所对该公司发出监管工作函。截至目前,秋林集团董事长李亚、副董事长李建新仍处于失联状态。坊间猜测,应与天津市公安局冻结三家股东企业股份密切相关。

编辑:0lk1

  • 闻文资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