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斯“不宣而战”,大众在华合作陷入诡异局面

求是汽车 2019-04-04 21:18

简介:一年前的善意与安抚,在一年后,变成了一场不宣而战。 闻文网(www.weiwebs.net)讯: 有关大众集团意欲调整在华合资企业股比的信息,直至目前,除了上汽集团发布了一篇颇为强硬的公告外,一汽大众和江淮大众,还未明确表态
迪斯“不宣而战”,大众在华合作陷入诡异局面-求是汽车

一年前的善意与安抚,在一年后,变成了一场“不宣而战”。

闻文网(www.weiwebs.net)讯: 有关大众集团意欲调整在华合资企业股比的信息,直至目前,除了上汽集团发布了一篇颇为强硬的公告外,一汽大众和江淮大众,还未明确表态。

在天价罚款和巨额投资的交叠下,大众汽车未来几年的现金流问题,已经初现端倪。收割中国市场,或许是迪斯所能祭出的最佳解决方案。

准备“割韭菜”

2019年3月12日,在德国大众汽车狼堡的年会上,现任大众汽车集团CEO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发表的一番言论,使大众汽车和三家在华合作伙伴,都陷入尴尬。

迪斯“不宣而战”,大众在华合作陷入诡异局面-求是汽车

大众汽车集团CEO赫伯特·迪斯

迪斯表示,大众将调整在华合资公司的股比。股比调整计划或在2020年完成,这意味着,今年将会对股比调整问题进行研究。大众集团首席财务官Frank Witter对此补充道,要不要现在增加在华合资公司的股份比例,并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能实现股比调整的话,当然最好。

资料显示,目前大众集团在华有三家整车合资公司,分别是上汽大众、一汽大众和江淮大众。其中,上汽大众和江淮大众的合资股比为50:50,而在一汽大众,大众集团的股比仅占40%。

在中外合资整车企业股比普遍为50:50的环境下,一汽大众60:40的股比构成,的确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据了解,2014年,一汽集团与大众集团曾就股比问题有过商讨,双方宣布同意将股比调整为51:49,将目前一汽集团持有60%的股份中,出让9%给奥迪,最终形成一汽集团51%、德国大众及大众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30%、奥迪19%的格局。受多重因素影响,以上调整一直未能执行。

谈判桌上的筹码

迪斯近日有关调整在华合资公司股比的言论,或许并不仅针对一汽大众。由于中国将于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同时取消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在迪斯的股比调整计划中,刚刚成立的江淮大众,也将“被迫”坐到谈判桌前。

在与大众的合作中,江淮能拿得出手的筹码,无疑最少。无论是大众为江淮描绘的新能源未来版图,还是计划引进的西班牙品牌西雅特,为了缓解沦为蔚来汽车“代工厂”的尴尬,在与大众的一系列合作中,正值安进与项兴初权利交接期的江淮,在大众股比变更的通盘计划中,注定只会投下赞成票。

而一汽大众,尽管成功地将捷达从单一车型升级为品牌,打造出捷达、大众和奥迪,从低到高的品牌矩阵,看似获利颇丰,但对于迪斯股比调整的构想,被誉为“铁腕高管”的徐留平,想必也极难认同。一方面,这必将成为其职业生涯中为人诟病的一个瑕疵;另一方面,与上汽和江淮不同,一汽大众的股比变更,牵扯的是级别更高的央企。

善意仅存一年前

迪斯的言论,实际上推翻了自己一年前的观点。

2018年4月,北京车展前夕,迪斯公开对媒体表示,“合资企业已有股比关系以及相关未来协议,不会发生任何变化”。

迪斯“不宣而战”,大众在华合作陷入诡异局面-求是汽车

大众中国执行副总裁张绥新

同年11月,大众中国执行副总裁张绥新也明确表态:“我们现在认为三个合资企业以及和三个合作伙伴的合作都非常好,我们没有任何的理由要改变这种状态,至少现在没有。”

彼时,大众集团不仅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觊觎之心,还释放出巨大的善意。广州车展期间,时任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总裁兼CEO的海兹曼教授表示,仅2019年,大众集团就计划与在华合作伙伴共同投资超过40亿欧元,用于互联互通、移动出行服务、高效生产流程及新产品开发等领域。

大众集团多位高管的表态,曾被视为向中方合作伙伴表示善意,毕竟,这个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对大众的意义非同一般。

数据显示,2018年,上汽大众和一汽大众两家合资企业共实现421万辆销售,在大众集团的年度总销量中,占比超过38.6%,更关键的是,46.27亿欧元的利润,成为大众经历了“排放门”后,维稳的重要支柱。

大众也缺钱

可惜,中国市场贡献的利润,还是未能达到迪斯的预期。毕竟,大众集团太需要钱了。

近年,大众接连收到两笔天价罚单。2015年,大众因排放测试造假,引发了“排放门”事件,不得不向美国支付150亿美元罚款。2018年,大众又收到了德国开出的10亿欧元罚款,并拿出300亿美元进行车辆改进及诉讼。接连不断的巨额罚款,使大众的利润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

另一方面,欧盟最近宣布的2030年新车二氧化碳排放限额,要求在欧盟销售的汽车制造商必须在2021-2030年间,将二氧化碳排放量削减37.5%。此条例的出台,给包括大众在内的所有欧盟汽车制造商,带来了巨大的成本负担。

迪斯“不宣而战”,大众在华合作陷入诡异局面-求是汽车

​赫伯特·迪斯

除了已发生的巨额罚款和预期中的成本负担,迪斯还需要更多钱。除了大众集团管理委员会主席一职,在大量的职位列表中,迪斯真正的业务层职务只有一个——大众集团 Vehicle IT 主管,他要亲自负责大众集团的智能化战略推进。

在集团智能化战略投资方面,迪斯将前任CEO的投资计划提升了30%,计划在2019-2023年间,花费440亿欧元,打造新工厂、电动汽车、自动驾驶汽车和出行服务。大众集团曾指出,在华投资企业不包含在上述投资计划内,合资企业各自承担在产品和工厂方面的投资。

从全球最大汽车市场中,抠出更多利润,或许是迪斯为大众未来几年资金问题,眼下所能开出的最好的方子。更何况,珠玉在前,在华晨宝马项目的股份划分上,宝马已经实现突破。

对于竞争宝马全球CEO失利,阴差阳错成为大众集团CEO的迪斯而言,既然当年的竞争对手,现任宝马CEO哈拉尔·克鲁格(Harald Krueger)做到了,那么大众或许也可以。

然而不幸的是,迪斯可能低估了大众在华的几个合作伙伴,他们毕竟不是华晨。

编辑:jmn

  • 闻文资讯APP